《重生长公主:这个夫君撩不得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慕忆,司徒瑾权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重生长公主:这个夫君撩不得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荒糖木晴

简介:洞房花烛夜,女主:你不要过来。男主:我不仅要过来,还要进去。。冷血强占皇帝*软萌戏精公主{重生+甜宠+虐恋}北柠上一世错信他人误了良人,重生回六年前,本以为自己可以力挽狂澜,弥补自己的过错,不想刚开局就把人给得罪了。道阻且长,北柠撩得十分不容易,不想这个妖孽居然对她说:“你这样不行,让我来教你。”

角色:慕忆,司徒瑾权

重生长公主:这个夫君撩不得

《重生长公主:这个夫君撩不得》第1章 毒杀免费阅读

南国沅启十六年,秋末冬初傍晚时分,皇宫内一片死寂正是应了满园的银杏落叶。

成为司徒瑾权的皇后已有数年,但偏偏今日,司徒瑾权非要执着于找她要一个答案。

“柠儿,你好像从没有说过爱我。”

北柠怔怔的停下手里的动作,不敢再看他,一霎间,她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。

司徒瑾权总是喜怒无常,有时随手剪的一张纸他都能看半天,有时精心准备的反倒不领情。

如今高居至尊之位,更是变本加厉。

北柠已经懒得和他争吵,这一年里,若是寻常问题,不想触他逆鳞,再弄得阖宫上下鸡飞狗跳,北柠一定会顺着他的意思。

曾经无尽的利用,是横亘在他们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。

他们总是互相欺骗着,贪婪的靠近彼此。

那三个字太沉重了。

环视周围,是点点滴滴。

司徒瑾权为她画眉,她为他笨手笨脚的绣着玉带

原来有时候他们也很像是一对民间夫妻。

想想今生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,只当是骗他全了他一个死前的心愿。

北柠刚要开口说,司徒瑾权的食指放在北柠的唇上,眼里闪过失望缓缓开口道:

“别说了,在我没有后悔我的决定以前。”

难道他知道自己今天晚上的计划,北柠试探性的问道:

“你要做什么?”

司徒瑾权没有回答吻上北柠的唇,尝到一丝苦涩北柠将人推开说道:

“咳咳,咳咳。好苦,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

司徒瑾权非常疼惜的替北柠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鬓角说道:

“好好睡一觉,醒来什么都好了,慕忆就在城门外。”

司徒瑾权将手放在榻桌上摆的一壶酒上面,轻轻的转动壶盖,是她为他准备的。

北柠提前放在壶盖上的毒药,落入壶中的酒里,司徒瑾权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见他如此动作,北柠心生恐惧,不可置信的看着司徒瑾权。

看见司徒瑾权拿起酒杯准备饮下,北柠后悔了想去阻止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,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,坦白道:

“不要,会死的。”

“傻子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司徒瑾权一饮而尽,放下酒杯,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。

北柠整个人宛如被活生生撕开一样,歇斯底里的绝望,眼睁睁的看着司徒瑾权喝下毒酒。

司徒瑾权捧着北柠的脸,一点点的为她擦掉脸上的眼泪。

拉拉扯扯那么多年,这一次是他对北柠说过最长,最温柔的话:

“慕权歌,我爱你。这辈子,爱你太累了,下辈子,若真的有下辈子。

路过奈何桥的时候,我一定要找孟婆多要几碗孟婆汤,把你忘的彻底干净。”

北柠让司徒瑾权喂了药,眼皮非常沉重,渐渐不受控制的闭上,昏沉的睡过去。

司徒瑾权将北柠抱到榻上,把玉玺放在北柠的床头边很是不舍的摸了摸北柠的脸:

“傻子,其实我刚刚说的都是假话。我怎么舍得忘了你。这辈子遇到你,是我最幸运的事情。”

北柠醒来的时候,外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慕忆带着叛军入城,南国江山易主。

南国最后一任皇帝司徒瑾权的尸首从城楼上被抛下。

内侍在尸体上面撒着钱币,司徒瑾权的尸首因为万民哄抢钱币而被踩踏至粉身碎骨。

北柠像是发疯了一样冲过去阻止,错了错了,一切都错了。

北柠一直以为是司徒瑾权害死了他们的孩子,害死了她的父亲,只因为忌惮父王尊亲王府的势力,所以她才会和慕忆合作准备杀了司徒瑾权为父报仇。

但是司徒瑾权是自愿服毒,将南国万里河山拱手相送,所以父亲的死一定另有隐情。

北柠拼了命的要去保护他的尸体却丝毫没有作用。

捡钱的百姓太多了,越往里靠,人越多,推搡间,北柠也摔在了地上。

在人来人往的角缝里,北柠看见了司徒瑾权的脸。

一张清晰无比的脸,闭着眼睛,脸色非常苍白,北柠蒙骗自己他只是睡着了。

司徒瑾权在北柠面前被一人一脚,踩得粉碎,司徒瑾权就这样在北柠面前化作一滩血水,一滩肉糜。

这世间再无司徒瑾权。

北柠想哭,想叫,想发疯,却发现她怎么也动不了已经痛到麻木了。

在万民的踩踏间,北柠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。

一大队训练有素的黑甲骑兵赶来镇压,所有人停吓不敢再有所动作。

北柠身上被踩了好几脚,虚弱的倒在地上。

慕忆将北柠从地上抱起来,北柠看着一地的血水,愣了好久好久,脸上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一滴泪水。

悲伤悄然迸发,山崩地裂般不可收拾。

北柠哭得撕心裂肺眼泪一滴滴,连成一串串,胸口像是有块大石头压着自己。

哭到最后浑身都没有力气,直接昏死过去了。

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,北柠走出殿门想去透口气。

听见院落有人密谋着:

“杀子杀父之仇,北柠为何会出现在城楼下,拼命要去保护司徒瑾权的尸体。”

“莫不是皇后娘娘,发现了尊亲王的死和司徒瑾权没有关系是我们从中动了手脚。”

北柠心惊,这是内务府总管张晋的声音,是他们尊亲王府安插在皇宫的耳目,一只黑猫从北柠脚边窜过,北柠惊了一声。

“谁在那里。”张晋一个轻功将北柠捉住对着黑暗处问道:“主上,如何处理。”

随着黑暗中人影的一点点浮现,北柠绝望的不敢相信,凶手居然是慕忆。

北柠愤恨厌恶绝望的开口问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是你,为什么要杀了我父王。”

慕忆一步步逼近,语气缠绵,却又带着阴狠的寒冷开口道:

“我们明明那么相爱,上天偏偏要安排一个司徒瑾权在我们中间。若是父王当初没有阻拦我们私奔,也不会有后面这许多事情,他不该活。”

北柠从张晋手中挣脱,狠狠甩了慕忆一巴掌恶心绝望的骂道:

“卑鄙,枉费父亲当年在战场上将你捡回来收你为义子养你那么多年,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。”

慕忆舔了舔嘴角的血渍,闭目品尝像是在回想什么,蓦的睁眼抬着北柠的下巴,逼迫北柠看着他,缓缓开口说道:

“你可知道,我是谁。我是北疆王的儿子,尊亲王带兵屠杀我寒氏王族,我必然要他血偿。”

什么!慕忆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,一头脱下忠犬外衣的饿狼。

慕忆看着北柠十分留恋的说道:

“北柠,什么家国仇恨我一概不顾了,我为你平定四海,荡游九洲,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不好。”

北柠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厌恶的说道:“你做梦。”

北柠的匕首直直的刺在慕忆的胸膛,慕忆并没有躲伸出食指蘸了一点他流出来的血液,点在北柠的额头。

这是他们北疆对死人的缅怀,下辈子的约定。

慕忆眼里很是神伤和不舍,右手抱住北柠的手拔出匕首将北柠圈在怀里,头搭在北柠的脖颈间,非常深情的耳语道:

“北柠,我刚刚的话是真的,既然你不同意,那我便不在是慕忆。我是真的喜欢你,但身为君主我终究是留不得你了。”

慕忆从北柠身后环抱住她,左手遮住她的眼睛,右手牵着北柠的手将匕首刺入北柠的胸膛,一点点没入。

北柠拼了命的挣扎,她不相信她就这样轻易的死去。这辈子她错信他人,误了良人,难道这就是她的报应吗。

随着怀里的人儿没了挣扎,慕忆眼角流出了一滴泪,看着北柠的尸体傻傻的说道:“原来我也会哭,我杀了我的心。”

慕忆以北疆皇后之尊为北柠下葬,摸着北柠额间的一点血迹说道:

“北柠,这一世是我骗了你。如有下辈子,这滴血为证,若你来讨我亲手将命送到你手上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荒糖木晴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aosituoma.net/books/6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