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海蠕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嵇丛凉,焦婧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海蠕

小说:科幻

作者:真生幻五哥

简介:我曾无数次想像过,如果有一天我和细胞在一起,我们之间会有怎样的对话。那会是人类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次沟通。但当我和它们真正面对面时,我发现我想多了。与我交流的第一个细胞,在不到1秒的时间内,对我说了10000句话,我一句都没有听清。更可悲的是,它原本并不想跟我说话,只是在经过时,不经意地跟我打了个招呼。

角色:嵇丛凉,焦婧

海蠕

《海蠕》第1章 实验室事故免费阅读

在高一生物必修教材《分子与细胞》和人体皮肤发生碰撞的1秒内,

126万个角质细胞因受冲击而死亡;

300万个红细胞因失去变形能力被滞留于脾脏;

200万个神经细胞因疼痛信号传输过快而提前进入衰老期.……

焦婧这次挨打,是因为劝嵇丛凉洗脚时,话说得太重了。

而上一次,是因为焦婧把嵇丛凉老家寄过来的、不知名的野菜全扔了。

好在,焦婧习惯了。

每次挨打后,她身上的伤总好得很快,快到脑袋根本记不住。

结婚10年,焦婧和嵇丛凉没儿没女。两人都反复做过身体检查,没发现问题,人工受孕做过,也没成功。

嵇丛凉和焦婧是大学同学,两人学的都是生物科学。

毕业后,嵇丛凉成了一名高中生物老师,焦婧则被分配到一家生物研究院做研究员。

放了学,嵇丛凉要先回家做教案,完成后再给焦婧做晚饭。

嵇丛凉做饭很慢,每根菜叶、每块骨头,甚至每粒米,都要细细加工。

他这样做,绝不是想给焦婧精心做顿好饭,而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。

再说,焦婧未必会天天回家吃,她们单位有食堂,一周有个两三回在家吃,就不错了。

焦婧工作的皇岛市生物研究院创办于上个世纪80年代,早年因为头上戴着的“科学光环”深受市政府及省科委的重视。

焦婧刚入职那年,研究院因为不见收入进账,不见研究成果,却还要养一批人,早就不受待见了。

现在研究院已经降格为区级科研单位,只靠帮兄弟单位和企业培养细胞、菌丝、代养殖大小鼠,以及外派专家走穴为生。

虽挣得不多,但焦婧却是个工作狂。

焦婧下班的时间点儿,大多数时候嵇丛凉已经睡了。

如果焦婧不吃嵇丛凉当天做的晚饭,就盖上保鲜膜收拾到冰箱去,等第二天早上嵇丛凉自己热了带饭。

所以,晚饭的作用,实际上至少有两个:一是告诉焦婧,嵇丛凉还活着;二是告诉嵇丛凉,焦婧昨晚回家了。

两人日常的交集,多发生在早上。

早饭是焦婧做,但多以馒头、大米粥配咸菜居多。有时会加两个煎蛋或者煮蛋。

对于这样的早餐,嵇丛凉从没给过任何评价。只是每次一坐下就开始催:大米粥什么时候好。

焦婧的同事老范,却对吃比较在意。他曾评价研究院食堂的饭菜,味道“就像脱氧核糖核酸”。

焦婧没吃过那东西,不知是什么味。

老范和焦婧在同一个实验室,焦婧是主任,老范是副主任。

早年时候实验室进过几名刚毕业的大学生,没干多久就都自谋出路了。

后来院里经营效益越来越不好,连实习生都停招了。

焦婧一天话不多。如果不是开会或遇到其他事,除了嵇丛凉,老范是第二个每天能跟焦婧说得上10句话的人。

在平常,焦婧主抓研究项目,老范就当她的助手。老范其实比焦婧还小4岁,但长得显老,于是大家都管他叫老范。

这么多年来,焦婧的生活没什么可圈点的。

直到有一年春节。

焦婧和嵇丛凉两方父母都在南方,但因为每次回老家都被催着生孩子。索性两人过年都不回家。

三十那天,为了感谢嵇丛凉这一年来做晚饭的辛苦,焦婧自己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。

嵇丛凉倒上酒,呡了一小口,瞅瞅菜,又瞅瞅焦婧。

焦婧正自顾自夹着菜,脸也不抬,嘴里轻声嚼。

“唉,没意思。”嵇丛凉觉得自己一个人喝得很孤单。

“我陪你喝吧!”焦婧看出了嵇丛凉的孤单,于是也开了一瓶红酒,给自己倒上,跟嵇丛凉碰了一下杯后,喝了一口。

“你还记得咱们上学那会儿么?” 嵇丛凉忽然问。

“大学四年,你说的是哪一会儿啊?”焦婧反问道。

“我追你那会儿。” 嵇丛凉又下肚了一杯,脸上开始微红。

“那时候,你比现在话多。”焦婧用的嵇丛凉话也下了一杯酒。

“哦?那你知道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我觉得,你的记性可比以前上学时候差多了!”嵇丛凉轻轻一笑说。

“我怎么没觉得?”焦婧反问道。

“这几年,咱们日子过得淡。说白了,就是没什么意思!人没意思的时候,记性就差!” 嵇丛凉说。

“淡点儿,挺好的!别人不也都这样么?” 焦婧说。

“其实,那不是淡,那是平衡。” 嵇丛凉说。

“平衡也挺好啊。” 焦婧附和着说。

“好什么?如果一个细胞内部的化学反应进入一种平衡状态,那就意味着,这细胞死了!” 嵇丛凉说。

“我倒觉得细胞不至于那么无聊,它们自己会找乐子的。前几天,我们做酵母细胞实验。当酵母细胞想谈恋爱时,会把情诗写在小分子蛋白里群发出去。收到情诗的另一个异性酵母细胞会停下手中的活,把头伸向情诗发来的方向,然后跑去寻找作者。像不像当初的咱俩?”焦婧笑着说。

“听着挺浪漫的,你还有这份心,真难得。这么多年,我都稀里糊涂地过,早没心思再琢磨这些了。”嵇丛凉说。

“怎么是稀里糊涂呢?你不是带了一届又一届的毕业班么,那是你的成绩。”焦婧说。

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没有我,那帮学生照样毕业。”嵇丛凉冷冷说。

“那不一样,这些学生一辈子都会认你这个老师的。”焦婧安慰说。

“现在的学生还有几个能记住自己老师的?”嵇丛凉说,然后干了面前的酒。

“怎么会记不住呢?我现在还跟咱们导师经常联系呢,你该多往好处想!”焦婧说道。

“你开始烦我了是吧?我就知道你总觉得我烦。”嵇丛凉冷笑道。

“对!我就烦你!”焦婧忍不住用话赶话了。

“那你回去上班吧!省的在家瞅我烦!”嵇丛凉半带怒气地说。

在嵇丛凉的血管里,无数红细胞突然跟随血液直冲向大脑,心肌细胞因为红细胞的罢工离岗而出现缺氧状况。同时,儿茶酚胺加大了对嵇丛凉中枢神经系统的刺激,使他血糖升高,血液中的毒素导致他更多肝细胞的死亡。

“好啊,我这就去上班!” 焦婧说着披了羽绒服出门而去。

听到“嘭”的关门声后,嵇丛凉放下筷子,给自己倒了酒,一口干了,长叹一声。

研究院从建好后再未翻新过,如今仍是一大片平房区,北边、西边、南边三面环山。

只有东边,伸进来一条通车的土路,直通到平房区中央的小广场。那广场并不是方方正正的,而是个头朝东背冲南躺下的数字7。

沿着7的背盖了一排办公室。从7的脚底下向南开出了一条小道,在小道上走50米,会遇见个下坡。下去后,路就平坦了。再一路向南,走不久就能到苗圃地,焦婧的实验室就设在苗圃地中央的一排平房里。

如果从7字的头向北走,则是一片办公区,更多的实验室都在这个区。

焦婧到研究院门卫时,已是下午1点多了。今天的门卫室是赵大爷值班,远远就认出来是焦婧的车。门卫要管着一大一小两个门,大门走车,小门走人。

赵大爷提前开了车走的大门,自己也出来迎。他出来,倒不是因为嵇丛凉的主任身份,院里有十几个实验室,主任也好几个。只是因为赵大爷鼻炎正犯,在屋里憋得难受,借着有人来正好出来透透气。

“过年好啊!赵大爷!” 焦婧摇下车窗玻璃先打着招呼。

“过年好啊,焦主任!您这大过年的也不休息?”赵大爷鼻子不通气,说话也不清澈。

“年前有个实验项目还没做完,我去实验室再赶赶进度。”焦婧回道。

“你们实验室都是劳模啊,老范也在呢,因为被安排值班的人临时回家,让他帮替下。”赵大爷说。

“哦?这个家伙,向来积极。那我先去实验室了,您老先忙着!”说完,焦婧开车过了门卫,顺着土路一直走,最后停在7字广场的肚子上。

这“肚子”,离办公区的正门也就十几米远。从东向西数,共有八扇窗户,最后三扇比其他窗户更宽更大,那就是监控大厅——老范的值班室。

进了办公区正门,面前是一道长廊。焦婧往右手边走,钉了掌的皮鞋把水泥地踏的咯噔作响。声控灯一个接一个亮起来,等走过了又快速灭掉,好像受阅的士兵在依次敬礼。

到大厅入口时,焦婧大喊一声”老范!”,所有灯又都亮了。

监控大厅应该是研究院最近20年来最大的投资了。

研究院不但为所有实验室安装了监控设备,而且还配置了现代化实验器械。所以,整个大厅不光是监控系统的中心,也是机械化实验设备的总控制中心。

5分钟前,老范正盯着大屏幕看。一边看,一边还用操控杆不断调整镜头。操控杆上方的小台上放着一部对讲机和一串钥匙,旁边是一个塑料袋,透过袋子能看到几罐啤酒,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小袋零食。

在切换到第20号实验室的画面时,老范停住了。

这个实验室正在进行着海拉细胞的培养。

老范用高倍率的监控摄像头对准了一个培养箱,慢慢调近。在充足的营养液滋润下,那些细胞长势喜人。每隔一段时间,还会分裂一次,据说24小时后,数量就会增长一倍。

现如今,代培养和销售海拉细胞已成研究院的主要收入来源了。

正观察时,忽然屏幕出现预警信号。老范一看,原来是实验室温度过低。

老范赶忙起了身,想去20号实验室看看。一起身时,正好听见焦婧在外面叫自己,于是上前开门。

“婧姐,你咋来了?“ 开门后,老范问。

“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来干一会儿活。”焦婧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“又跟姐夫吵架了?”老范笑着问。

“我才懒得跟他吵。”焦婧冷冷地回答着,眼光却落在大屏幕上,“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。

“有批海拉细胞出现问题了,系统显示温度低,我正想去看看。”老范说。

“走,一起去看看。”焦婧说。

两人小跑着往20号实验室赶。

进了20号实验室后,两人发现实验室的空调已经不工作了。于是老范赶紧把衣服脱下来,蒙在细胞培养箱上,然后找了工具去修空调。

焦婧查看温度,发现还是不够,于是也脱了自己穿的羽绒服盖在老范衣服上面。

只见老范先给空调断了电,然后搬了梯子,头伸到空调后面用螺丝刀去拧螺丝。

“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好。”老范说道。

“院里为了省钱,十几年也不换新空调,早晚会有事!”焦婧嘟囔着,一边帮老范扶着梯子。

弄了快半个小时,老范还是没有找到故障原因。

“阿嚏!”,焦婧打了个喷嚏。

“婧姐,你快穿上衣服吧!”老范说。

老范话音未落,忽然门外一个身影冲了进来,那人进来后二话不说,对着焦婧就是一巴掌。

焦婧被扇了一个趔趄,先是头撞到了试管架。然后和十几个玻璃试管一起摔在地上。等再站起来的时候,额头和手掌都有血流下来。正滴到试管架旁边放着的,刚刷好的、打开盖子的培养瓶上。

焦婧一脸错愕,定神一看,发现居然是嵇丛凉,于是喊道:“你疯了吧你?”

老范也赶忙从梯子上下来,来到嵇丛凉身后,抱住嵇丛凉,嘴里问道:“姐夫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嵇丛凉嘴里嚷道:“不要脸!不要脸!”

“你骂谁?谁不要脸了?”焦婧问。

嵇丛凉稳了稳,先回了会儿神。

镇定下来后,才意识到自己莽撞了。

中午那阵儿原来只是说的气话,却没想到焦婧真的一去不回。打几次电话也不接,于是自己出来找到研究院,一问门卫老赵,才知道焦婧来了。老赵先是给值班室打电话,但是没人接,查了监控,才发现二人去了20号实验室。

嵇丛凉按着老赵指引直奔过来,刚到门口听到二人说话,以为两人有什么事,一把火上来,直冲进去,才搞出这个乌龙。

“细胞!细胞!完蛋了!”老范忽然喊道。然后冲到培养箱查看,那里正装着总数上亿的海拉活体细胞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真生幻五哥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aosituoma.net/books/6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