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玄门天师》红薯小说最新章节,李大叔,李大哥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玄门天师

小说:都市小说

作者:红薯

简介:九星连珠,天降极煞,苍乞抚孤,人养天命
又名《九星升龙》
九天玄女生青囊,太昊伏羲创八卦,一为风水,一为易经,合而为相术
神农炎帝尝百草,轩辕黄帝出内经,一为药理,一为经络,合而为医术
再加上千术、星术,被称四大玄门,又称“奇门”!
茫茫都市中,人情冷暖,古迹玩宝,阴阳命理,风水玄宗
孤苦伶仃一条虫,遇水乘风化蛟龙,人情事物皆不懂,饮水一瓢奏国风!

角色:李大叔,李大哥

玄门天师

《玄门天师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 乞儿和丑儿

雨夜,高速公路。

透过厚厚的云层,在那浩瀚的宇宙之中,九颗距离地球最近的星辰连成一条直线。

很多天文爱好者在骂着贼老天,为什么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,让整个国家超过十五个省出现大规模降雨?

同样咒骂这老天的,还有高速路上开着车的司机。

他着急,因为后车座上他的妻子正捂着肚子,奋力的深呼吸着。

临盆在即。

一个弯道,吱吱吱一阵刺耳的轮胎打滑声,带着惊叫和怒吼,车子翻滚下山,一缕青烟直上,汽油在雨水中映衬出七色光华。

妻子由于没有系安全带,被甩出老远,头撞在树干上,当场死亡。

胯下殷红一片,血液和羊水,与那汽油混合在一起,泛出一种妖艳的红。

一个老乞丐顶着一个纸壳箱,草草的擦了两下屁股,赶忙冲了过来,看到此情此景,正要哀叹两声,却突然听到孕妇身下传来一响哭声。

一道惊雷,从天空中直劈下来,照亮了整个世界,仿佛直达那宇宙的最深处,让人间与虚无短暂的连接起来。

老乞丐急忙伸出黝黑的手掌,拇指在各个指节上碰触了几下,猛地大惊失色,赶忙跑到孕妇身边,撩开衣裙一瞧,一个干瘪黝黑的小脑袋正露了出来,脖子卡在那里,却奋力的哭嚎着。

猛然间,九道星光垂坠而下,化作一道玄之又玄,肉眼不可见的光束,在婴儿身上汇集,形成一个九星圆盘,只一闪,就隐了下去。

老乞丐将婴儿拽了出来,食指中指一晃,便‘剪’断了脐带,简单打了一个结。

正要将婴儿小心的揣在怀里,就听轰隆一声巨响,车子爆炸的热浪直接把老乞丐掀了一个跟头。

火光中,婴儿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短小的四肢不停的向天空够着、指着,仿佛是在控诉,仿佛是在怒骂,悲戚的哭声,好似比那雷霆,比那火焰更为响亮。

五年后,落英市的街头上便出现了一对奇怪的乞丐组合,一老一少,老的没事只顾睡觉,小的,由于营养不良看起来只有三四岁大小的五岁小男孩,则是又会哭又会说‘甜话’,总能讨要些零钱或者零食。

小男孩长得并不算可爱,但总算有小孩子的憨厚。

只是在白天乞讨工作结束后,这个被老乞丐称作‘乞儿’的小家伙,还需要进行一项很隐秘很奇怪的工作。

落英市是一个不大的小城市,离市区大约十几公里就是一片森林和山岗。

尤其这里是一片巨大的公墓,很多周边市县的人都会葬在这里。

乞儿要做的有两个不同的工作。

第一个就是捡一些贡品来吃,毕竟光靠他乞讨的数量,满足不了两个人的嘴。

尤其在老乞丐只喝酒的情况下。

老乞丐的酒从来不是喝的,而是灌。

一碗酒,大约三四两,直接从喉咙倒进肠胃,然后再填满,一句话不说,仅仅摇头晃脑一阵,就再灌下去。

所以他会咳嗽,剧烈的咳嗽,好似要把整个肺都咳出来,让人怀疑他会突然一口气上不来,就此死于路边。

而‘咳嗽’,就是乞儿的第二个工作。

他要撑着小小的身体,拿着一个比他身体还要高上近一倍的奇怪铁锹,在地面上挖洞。

铁锹有着黑色的木柄,表面透着丝丝油光,前方的锹头窄细刃长,中间有一个凹陷,只要插进去,再一转,一块土疙瘩就能被‘提’起来。

说是铁锹,其实到应该说是‘铜锹’,前面整个锹头都是一种古色的铜打造的,看似脆弱,但乞儿用了这么长时间,期间也总是磕磕碰碰,却从未出现过一丝伤痕。

而这把‘铜锹’整个有三十多斤重,很难想像它能在一个看似只有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上下翻腾,并不如何吃力的样子。

用它,按照一定的角度在某个老乞丐指定的坟边,斜斜挖出一个洞口,洞口只有三十多厘米直径,看起来倒像是兔洞。

乞儿就会进入到洞中,然后抹黑从棺木里面拿出一种东西来。

骨头。

骶骨。

连接人体脊椎和腰盘的一块三角形,四面通气的骨头。

206块骨头,这块骨头最为奇特,不变如山,不动如钟,气起中平,转生阴阳,全在这一块骨头上。

随后乞儿就要用老乞丐给他的一把二十多厘米长的小锉刀,将骶骨从尾椎开始向上研磨成粉末,位置、方向、角度都不能错。

一块拳头大的骶骨研磨后,骨灰竟然少到只能装满一个‘百粒甘草片’的小塑料瓶。

而那把小锉刀,与其说是锉刀,倒不如说它就是一把匕首,最完美的尖刺,也是青铜质地,只是在刀身上有很多奇形怪状有美丽异常的深深花纹,可以轻易的把不管是骨头还是石头,都磨成粉末。

至于骶骨的骨粉,就是治疗老乞丐咳嗽的良药。

他会用一种带有红色纹理的黄纸,将骨粉像烟卷一样卷起来,随后徒手招出一道火焰,点燃‘烟卷’,只要抽上两口,老乞丐就能转好,并且会有一整天的时间不再咳嗽。

那火苗,从食指与拇指捏合的夹缝中晃悠悠飘出来,风起而不灭,雨淋而不歇。

乞儿很羡慕,曾几次要求老乞丐把这手教给他,但老乞丐却不干,只说等他死了,你才能会这一手,当时乞儿并不明白老乞丐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生活就是这样往复。

乞儿乞讨,换来老乞丐的酒钱,然后自己去吃坟上的贡品,如果自己买来东西吃,会被老乞丐打。

几乎每三天的时间,就要去挖坟掏骨,也万幸这里仿佛有挖不完的坟。

到了乞儿六岁那年,老乞丐身体越发的差了,便开始教他‘寻坟’,说是要他去‘看’一种‘气’,就可以看出这坟里埋得是男人还是女人,是老人还是孩子,是精壮还是孱弱。

当乞儿很好奇的问,为什么不直接去看墓碑的时候,他又被打了。

乞儿觉得是老乞丐恼羞成怒,被他自己的愚蠢给气到的。

但就是这样,乞儿学会了‘寻龙点穴’和‘观气’两**门,几乎是自通。

老乞丐也曾想过,乞儿这身具‘九星结印’,如果尽数开启那该是何等景象,怕是逆天改命的本事也能掌握了吧。

仿佛……生活就会这样无限的往复了。

直到有一天,乞儿在夜晚的坟地中听到了婴孩的哭声。

他跑过去,发现在一个新坟旁边,放着一个襁褓,里面有一个黑黑瘦瘦的小婴孩,唯独那双眼睛很大很亮,只是泪眼朦胧,哭声震天。

不知为何,乞儿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婴孩。

对于乞丐来说,无主之物便是自己的,婴孩也是。

乞儿将婴孩抱到老乞丐身边,说自己要养活她,却被老乞丐暴打了一顿。

这是乞儿有记忆以来,老乞丐打的最凶的一回,皮开肉绽,血流如注。

只是乞儿死活不撒手,死命抱着婴孩,仿佛扔掉了,就会扔掉自己的世界。

老乞丐最终还是停下了手,叹了口气,对他说,你若养她也是可以,但你必须付出代价。

于是,按照老乞丐的吩咐,乞儿用青铜匕首斩断了自己左手的小手指,切成细碎的肉泥,喂到小婴孩的口中,一丝一毫都不能遗漏。

疼,比身上被打的伤痕还要疼,但乞儿心中却有着无比的快乐。

说来也是奇怪,本来十分孱弱的婴孩,在此之后竟然很健康的长大了。

只是有点丑,或者在某些人眼里,是非常丑。

很多人甚至都不明白,为何这女孩脸上的零部件哪个拿出来都算得上标致、惊艳,可揉在一起就那么丑陋?

应该是因为黑,黑的呜呜气气,一点健康的油光都看不到,好似一件闲置了很久的家具,落上一层怎么都抹不去的灰尘。

于是,她被叫做了‘丑儿’。

本就奇怪的二人组合,变成了更加奇怪的三人组。

那一年,乞儿九岁,丑儿三岁。

又是几年过去了,老乞丐的酒越发的勤了,虽然不用什么好酒,但度数一定要高,六十三度的闷倒驴,三斤下去,也不见老乞丐打一个摆子。

乞儿十四岁了,虽然看起来还像十二岁的孩子,但已经很难讨到钱财了,而且丑儿的饭量也与日俱增。

说来奇怪,不知道为什么,乞儿从来没有让丑儿去吃哪怕一口坟地的贡品,即便有时有鸡腿有猪头,只要看到丑儿望着他流口水,他宁可把鸡腿扔到地上踩的稀巴烂,也不会给她吃。

所以乞儿学会了偷,学会了骗。

最开始还担心老乞丐打骂他,结果听到乞儿干出这些事情后,不怒反喜,哈哈大笑了好一阵。

只对乞儿说,这辈子你如果干哪怕一件正当的事,那也是对不起我。

又过一年,老乞丐死了。

死的很突然,他坐在一座大桥下面,望着面前野草丛生腥臭难耐的河流,说了一句我要死了,便真的就死了。

死前,他把乞儿拉到身边,对他说了三句遗言。

‘你一生莫入正途,来则避,去则留,拒财,禁欲,不与人善,方可活。’

‘你一生莫深交人,入仕则祸国,行脚则惹怨,亲人……必害命,丑儿食你尾指,享你精血,才能在你身边保得性命。’

‘我这一生,起起伏伏大喜大悲,享尽人间繁华,吃尽人世凄苦,本来心已经死了,却偶然遇到了你,又再活这十几年光阴,赚了,大大的赚了!还有,我给你的月铲和日刃你轻易勿要示人,否则招来杀身之祸,至于你念念不忘的徒手取火……该死,呵呵,时间不够了……’

一声笑,一声埋怨,老乞丐就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随后一阵怪风吹来,老乞丐尸身在风中竟是燃烧起来,不消几分钟时间,便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来的干净,去的干净。

只是有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六角铜盘,却在老乞丐坐化之时直接钻进乞儿的小腹,在整个身体从脚尖至头顶旋转一周后,再次回到小腹,沉寂了下来。

而乞儿的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种玄乎其玄的感觉,唯一能清晰的只有四个大字和两项技法。

‘八荒阵盘’。

‘寻龙点穴、观星望气’。

之后,乞儿没有远行,继续在这座大桥附近乞讨,每天也照例跑到坟地吃喝,并且每天买来酒水,洒在这自从老乞丐死后,从来没有落过一丝灰尘的地方。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玄门天师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红薯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aosituoma.net/books/15202.html